第四百六十二章

    “哥,我現在是以你弟弟的身份拜你,拋離魔君的身份。”暮年對流年說道。

    流年有些感動:“好弟弟,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了。”

    暮年起了身,告訴了流年拜月現在在溪竹山,并且和徐文宣在一起。

    “什么?!”流年驚訝的不行。

    “不是,她逃婚難道就是為了那個徐文宣?!”

    “噓!”暮年忙對流年比了手勢。

    “不是不是不是,暮年,我有些緩不過來,那不是流螢公主的男人么?”流年依舊驚訝著。

    “不是,現在那徐文宣叫她采荷姐姐。”

    “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暮年搖著頭表示不理解。

    因為拜月進到靈界之后,他們的人便無法跟著。

    再去到冥界之后,也不能跟著。

    所以有這兩段的空缺。

    拜月怎么也想不到,每日這么平淡的生活著,至少被兩撥人監視著吧?

    “不行,我現在就要去,這丫頭,這是怎么一回事?”流年有些憤憤。

    暮年笑了笑說道:“嗯,是要去,這男未婚女未嫁的,住在一起終不是什么好聽的事情。”

    “什么?你剛說的一起,是住在了一起?!”流年炸毛般的驚呼。

    “噓噓噓,哥,你快去吧,去了就都清楚了。”暮年對流年說道。

    “好!”

    溪竹山……

    “采荷姐姐,又下雪了。”徐文宣站在樹洞前,轉身沖著拜月喊道。

    “是么……”拜月有些無精打采。

    “這次比上次的大,現在地下已經鋪了一層了。”

    “哦……”

    “采荷姐姐,你怎么了?”

    “沒什么……”

    其實拜月還是想家的。

    “采荷姐姐,有人來了!”徐文宣突然說道。

    拜月一個起身,躍到徐文宣身前,向后推了一把徐文宣,自己剛要轉身把樹洞的結界封上。

    “二哥!”拜月轉身的時候看到立在身前的男子,驚得眼睛都要掉了出來。

    “怎么?很意外么?”流年笑著說道。

    “不意外……怎么可能?!”拜月愣在那里。

    徐文宣被拜月推的一個踉蹌,險些摔倒,但又來探了頭。

    “哥哥?”徐文宣有些詫異。

    “怎么?”流年看向徐文宣。

    而徐文宣看向拜月說道:“采荷姐姐,你不是說沒有家人了么?”

    “你這個采荷姐姐啊,是不聽話離家出走的。”

    “啊?!”

    拜月瞪了一眼徐文宣,徐文宣撇撇嘴,進到里面去了。

    “哥,你怎么來了?”

    “怎么,不想哥哥來么?”

    “不是不是。”拜月說著向后張望。

    “別找了就我自己,暮年沒來。”

    “哦。”拜月竟有些失落。

    “更希望暮年來?”

    拜月抬了臉看向流年說道:“不是。”

    流年故意逗拜月說道:“我覺得就是。”

    “我知道二哥為我好,只是覺得四哥是不是還會怪我?”拜月怏怏的說道。

    “怎么?這么冷的天,下著雪,不請哥哥進去坐坐么?”

    拜月這才恍然,說道:“對對對,哥哥,進來坐。”

    流年進了樹洞,四處打量了一番。

    他對左右隔開的這個布局還頗為滿意。

    樹洞很簡單,幾乎沒什么東西,顯得有些空蕩蕩的。

    “哥哥您坐。”徐文宣說著起了身,把凳子搬給流年,自己則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沒想到會來人,所以就這兩張凳子。”拜月解釋道。

    “并且也沒有茶水什么的。”拜月接著說道。

    “無妨,哥哥就是來看看你。”

    拜月坐到流年一旁。

    “二哥,剛說,四哥,會不會還在怪我?”

    “他真要怪你,你以為我怎么會來的?”

    “這么說,他不怪我了?!”拜月喜上眉梢。

    “傻丫頭,哥哥怎么會怪你?”流年說著摸了摸拜月的頭。

    徐文宣偷偷的在門邊扒頭張望,流年的這一舉動,好像觸碰了他心地的一些什么一般。

    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看你還好,哥哥就放心多了。”流年說道。

    “那一會兒就要回去了么?”

    “是啊,這個……”流年說著從袖子掏出一大捆的錢票。

    “這個給你留下。”

    拜月瞪大雙眸,愣在那。

    “哥,你給我這么些錢票,我也沒地方用啊。”

    “也許那日你心情好進城呢?”流年笑著說道。

    “呃……”

    “收著吧。”

    “謝謝哥哥。”

    “對了哥哥,采荷,采荷現在,怎樣了……”拜月支支吾吾,一臉擔心的問道流年。

    因為她從見到流年的時候就想問,可又怕,怕得到的是采荷已經死去的消息。

    “采荷啊……”流年故意賣了關子。

    徐文宣心想:采荷?

    “哥?”拜月滿眼的企盼。

    “采荷她很好,夫妻二人很恩愛。”

    拜月舒了口氣,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眼里分明有淚。

    徐文宣是偷聽,即便一會兒流年走了,他也不敢問啊。

    流年笑著說道:“怎么?很擔心她?”

    “是啊,聽到她安好的消息,我就放心了。”

    “是啊,多好的一姑娘。”流年也不禁夸贊采荷。

    “是啊,不是她,我可能就永遠留在聯姻的牢籠之中了。”拜月有些感慨。

    “不過,我以為你是有了心上人才選擇逃跑,現在看來……”流年說著沖著徐文宣看了一眼。

    徐文宣忙躲了起來。

    “現在看來也不像啊。”流年接著說道。

    “這個,哥,別問了……”拜月努努嘴。

    “這么說,是有過了?”

    “嗯。”拜月低下頭,應道。

    徐文宣心想:還有這事?我怎么都沒聽說呢?

    “人界的么?”流年問道拜月。

    拜月搖了搖頭。

    “難道是靈界?”

    拜月又搖了搖頭。

    流年剛要說什么,拜月抬了臉說道:“哥,你就別說了。”

    “我就是好奇,哪家的公子,會拒絕我這么好的妹妹?”

    拜月嘆了氣,沒再言語。

    “好了好了,不提了不提了。”流年忙說道。

    此時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很快就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流年很想八卦一下徐文宣的事情,也想問問拜月之前的生活,可是又覺得,不知該從何問起。

    剛剛已經分明聽到他喚了采荷姐姐,所以對于那些兩人不愿意說的事情,流年也不好意思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滄海流霧462》,方便以后閱讀滄海流霧第四百六十二章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滄海流霧462并對滄海流霧第四百六十二章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滄海流霧462。
19060135期北京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