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新房

    “看到了嗎,瀾瀾。這就是我們的新房子,可是比你們原先的家要氣派多了吧。”澤知荀打開了門廳的燈,頗有一種炫耀的意味,站在北宸面前的男人嘴角都是上揚了,很顯然,他對于這樣的生活頗為滿意,但那雙眼眸中透露出的得意卻讓賀北宸越發的反感。

    少年四處地打量著這棟豪宅,沒錯,著實比他和母親的家要氣派很多,光是客廳的裝飾就盡顯華麗,頭頂的吊燈是一種復古的風格,窗臺的百葉窗看上去也是高檔至極,這料的屋子自然很養眼,但賀北宸卻一點也不羨慕。而澤知荀卻沒有在門廳過多停留的意思,“我給你說瀾瀾,這房子呀可是我挑了很久才看上的,你看看這電視墻,是按你的品味裝修的,怎么樣,喜歡嗎?”澤知荀在說這番話時上揚的眉梢盡顯一種風情。

    面前的這個男人確實有錢,但卻一點也不入賀北宸的眼,他跟在澤知荀的后面看著自己的新家竟一點也開心不起來。而謝瀾卻不然,女人年輕的時候便渴望自己能夠搬進一座這樣的豪宅,只是這樣的愿望一直都沒實現而已,但現在卻不一樣子,面前這寬敞的房子可以說是她一身的追求,當然,這一點也不過分,畢竟沒有人不傾慕于這樣的財富。

    “我喜歡。”謝瀾的眸光落在了那一面電視墻上,她的眼睛里閃著光,看上去興奮至極,在嫁給澤知荀之前,謝瀾從未想過自己可以過上這般富裕的生活,但現在不一樣了,她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往日的窮酸,當真只是一個小小的教書匠,每月的薪水和澤知荀這樣的公司老總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她的雙手合十于胸前,對于屋內的擺設無不感到欣喜,她也不是不知道澤知荀這幾年混得很風光,只是這樣氣派的住宅還是出乎了謝瀾的意料。

    “瀾瀾,這樣淡綠的窗簾你喜歡嗎?”還沒有等謝瀾再說什么,澤知荀又再度把謝瀾的目光吸引走了,“啊。”女人有些遲疑的神態,一時竟有些緩不過神來,“你說什么?”謝瀾顯得有些激動,女人的臉頰上不由得泛起了紅暈。她這副嬌羞的狀態倒是很討澤知荀的喜歡,“我說,你覺得這淡綠色的窗簾怎么樣?”男人又重復了一遍自己的問題,這一回謝瀾的狀態顯得有些正離了。

    “哦,你說窗簾呀。”謝瀾為自己方才的發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并沒有多仔細他看,那雙眼睛不由得掃了一下,“挺好看的,我很喜歡。”謝瀾心不在焉地說道,她已經許久沒有這般心動的感覺了,但自從和澤知荀在一起之后,她似乎又找到了自己少女時代的害羞。而澤知荀呢,似乎也看出了謝瀾的靦腆,但這個年紀的女人竟然也會害羞,這讓澤知荀感到很好笑。但他硬憋著也沒有說什么,自然沒有發覺賀北宸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少年抿了抿自己的唇,那雙眼眸中的神情卻顯得很是默然。

    澤知荀繼續向客廳的沙發走去,男人的那雙大手自然地搭垂在沙發的扶手上,“看看這材質。”他說著眼眸中的神情越發的夸張,頗有王婆賣瓜,自賣自夸的架勢。他這樣的小伎倆只能迷惑住謝瀾,賀北宸自然不吃他這一套。“哎,不錯,當真是好料子。”母親在一旁嘖嘖的贊嘆,而賀北宸卻是一副冷漠的樣子,在少年的眼里這個屋子再好也比不上自家的屋子,即便比這要小一點,但看著卻是令他舒心的,因而當母親坐在皮沙發上的時候,他一點也不為所動,仍是一臉默然地站在一邊。

    而澤知荀本就厭惡北宸,他若不想坐那也沒什么,他倒是看著他礙眼,謝瀾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兒子的不悅,女人心滿意足地坐在那里,臉頰上有一種收斂不住的笑意,“知荀,這沙發真是舒服。”謝瀾不由得發表自己的意見,今天的她看起來格外的漂亮,那長長的睫毛搭在下眼瞼上,很是令人著迷,當然,賀北宸并不這么認為。

    “那,你明天就搬進新家住吧。”澤知荀終于攤出了自己的底牌,男人的那雙眼睛很認真地望著她,但謝瀾臉上卻有明顯的猶豫,即便這樣的豪宅真是他夢寐以求的,但不得不說,謝瀾是念舊的,對于那間老屋她還是有絲絲的不舍,這不由得讓她想起了自己的上任丈夫,賀宇群也是一個溫厚的人,只是……

    女人正想著,頭腦中的思緒又被澤知荀所打斷了,“瀾瀾,你還在猶豫什么呀?”男人的大手搭在了謝瀾的胳膊上不停地搖動著,“我給你說,你可別再多想了,這樣的房子不氣派嗎?你有什么可考慮的呀。”澤知荀的神情顯得很著急,男人抿著自己的下唇,可以看出他眼眸中的期待,他在等著她的答案,他不是不知道女人在糾結什么,但澤知荀卻不愿意指出來,他似乎在等著謝瀾自己做決定。

    謝瀾又何嘗不焦急,女人的眼睛很明顯的看向了別處,不愿意與澤知荀對視,她咬了咬自己的唇,口中的語調不由得變得緩慢,“那個,知荀,我還想……”她心一橫便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坦露了出來,“我想,我想再在老房子里住上一段時間。”謝瀾說完這句話時,感覺自己心尖上的一塊巨石落地了,但坐在她一旁的男人臉頰上的表情隨即嚴肅了起來,“你說什么?”澤知荀顯得很驚訝,那雙眼睛不免放大了一圈。

    “我說,我還想在老房子里住上一段時間。”當謝瀾再見重復時,她的心情明顯的平復了一些,這反倒讓澤知荀顯得很激動,“為什么啊,瀾瀾,那老房子還有什么可住的呀,又小又破,你還這么懷念它做什么?”男人的面部表情異常的豐富,他的眉頭微皺了,眼眸中的神情越發的沉重了起來。

    “可是。”謝瀾似乎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楚,“可是……”女人說著無奈地搖搖頭,“可是,我真的還沒有做好搬進新家的準備。”她最終無奈地撇了撇嘴,但澤知荀又怎會理解謝瀾的這番猶豫,在男人的眼里,坐在他一旁的女人也只不過是忘不了昔日的舊情而已。“你有什么可懷念的?”男人的聲音提高了八度,他的面部表情異常的難看,“瀾瀾,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到現在為此還忘不了他。”男人的喉結上下的擺動著,那張臉顯得很是陰冷。這個問題似乎一針見血,像一把刀直插上謝瀾的心窩,女人竟一時語塞了。

    她有些心虛地擺弄著自己的手,臉頰上的表情顯得很焦慮,但澤知荀最看不慣的便是謝瀾的這樣一副狀態,他瘋狂地搖著女人的胳膊,“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忘不了他?”澤知荀的聲音變得越發的尖銳,“他究竟哪點比我強呀能讓你掂記他這么多年。”男人說著放在謝瀾胳膊上的手勁越發的大了,“你告訴我謝瀾。”

    母親的神情顯得很是慌亂,但賀北宸卻是一副冷眼旁觀的態度,他恨透了面前的這對男女,因而當澤知荀在質問自己的母親時,少年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你明天就搬過來,不耍在那破房子住著了。”作為這個家新的男主角,澤知荀有一種說不出的罷氣。

    對此,謝瀾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但賀北宸眼眸中的神情卻很是冷漠,少年顯然還不打算進入這個新家,即便眼前的豪宅再漂亮,北宸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抵觸。“那,北宸,明天放學后,你就直接回到這好了。”謝瀾此時也做不了自己的主,只能順從地由著澤知荀的性子。但賀北宸卻是個刺頭,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八匹馬也不要想拉動他,不經意的抿了抿唇,少年像是憋了很久的樣子。

    “如果您要搬,那您搬過來好了,我是不會搬過來住的。”北宸的語氣很決繼,那雙漂亮的眸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冷氣。“你說什么?北宸你什么意思呀。”謝瀾沒有想到賀北宸這么不給自己面子,“你是說,你要自己一個人住在老房子?”謝瀾又有些不敢相信地試探道。

    “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我覺得有自己的獨立空間是不錯的。”賀北宸的薄唇輕啟,眼神中沒有絲毫的猶豫。但對于少年的想法,謝瀾顯然是不答應,“不可能,你也搬進來,我不允許你一個人住在那里。”女人一如既往的強勢,不過這些在賀北宸的眼里已經卑微的不值一提了,“您憑什么要將您的想法強加給我?我說了,我是不會搬進來的。”北宸的語氣很是冰冷,看也不看謝瀾一眼。

    “不行,你一個人住怎么能行呢?”謝瀾不免開始了擔憂,“北宸,你這么大人了,別鬧小孩子脾氣行嗎?”女人的語氣中甚至帶著一絲哀求的意味,“你說你一個人,那你早飯怎么解決?”謝瀾的眉眼中溢滿了顯而易見的愛意,只可惜賀北宸卻感覺不到,“沒關系,您不用擔心我。”他的語氣沒有絲毫的溫度可言,“我一個住,還會舒服一點。”

    “可是……”謝瀾還想要阻攔什么,卻又被澤知荀打斷了,“孩子大了,他不愿意住在這兒,你又何必強求他呢。”男人的話語很輕,實則帶著不必明說的竊喜。

    “那好吧。”謝瀾聳了聳肩,頗為無可奈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晚風殘210》,方便以后閱讀晚風殘第210章 新房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晚風殘210并對晚風殘第210章 新房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晚風殘210。
19060135期北京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