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致信呂布(二)

    一天后,呂布接到田齊回信,心中大定。他叫來各郡騎督尉,依據田齊信中所言之事,結合他自己的一些想法,詳細分析了鮮卑南下的動機,重新制定了引和連南下,與匈奴南北兩部配合,將其聚殲于匈奴王庭周圍的計劃。

    各郡騎督尉商討半日,紛紛認同了呂布的計劃,同意聽從呂布調派,共同依計行事。

    呂布心中大喜,不由想起田齊以前曾經寫給呂繡的一首長詩。他輕聲與眾騎督尉說道:“少年從獵出長楊,禁中新拜羽林郎。獨對輦前射雙虎,君王手賜黃金珰。日日斗雞都市里,贏得寶刀重刻字。百里報仇夜出城,平明還在娼樓醉。遙聞虜到平陵下,不待詔書行上馬。斬得名王獻桂宮,封侯起第一日中。不為北疆良家子,百戰始取邊城功。我等良家子,世代戍邊,一生所求者,唯沖陣殺敵,立功受賞,封侯拜將,光耀門楣。此戰若勝,北疆安定,功在社稷,定能讓諸位如愿以嘗,名重朝野。望諸君努力,不負良家子之勇。”

    眾人齊聲應諾,振臂高呼:“斬得名王獻桂宮,封侯起第一日中。”

    呂布大喜,對燕門郡騎督尉張遼說道:“欲行此計,必得阿濟格與呼征配合。我這就北上王庭,與兩人相商。五原城中諸事,請文遠替我料理。”

    張遼應諾,詢問呂布:“張滿被殺,張修自盡,天子聞訊必有召令北來。若天子不同意我等與鮮卑開戰,如何?”

    呂布自信的說道:“張修擅自扣押阿濟格,天子震怒,卻因中原內亂,不敢下書相責。橫海將軍致書天子,北上五原,平定北疆局勢,天子默許,也并未有一言相責。我等設計引鮮卑南下,殲滅鮮卑王庭軍主力。天子應該樂見其成,豈會干預我等行動?文遠放心,天子必然不會于此時下召的。便是有召,你等推脫于我身上,拒不與信使見面即可。”

    張遼等人躬身應諾,預祝呂布北行順利。呂布也不耽擱,帶了百余親衛悄然離開五原,北上王庭。

    田齊信中建議,讓呂布先找高順、哈邪商議,以慶祝呂繡、高卉產子的名義,邀請阿濟格和呼征至山谷封地,暗中與他們達成盟約。

    田齊另有兩封書信請呂布轉交阿濟格和呼征。兩封書信沒有密封,呂布打開看過。田齊信中,對阿濟格、呼征各有承諾,足以令兩人心動。呂布大喜,對于說服阿濟格和呼征信心大增。

    呂布化裝成普通軍士,詐稱“呂布親衛”,悄然進入田齊的封地,經呂承引介,暗中約高順、哈邪在呂承家中相會。

    呂布將田齊給他的書信遞與高順和哈邪,請兩人幫忙邀請阿濟格、呼征秘密見面。

    高順得錦衣衛飛鴿傳書,早知此事。他略略翻看田齊書信,轉遞給哈邪,對呂布說道:“主公也給我來了信,令我全力相助。戰事若起,我們會緊守山谷,作為王庭屏障,拖住和連數日。”

    呂布擔心呂繡母子安危,詢問高順:“田齊帶大軍于外,谷中防備虛弱,可能抵擋和連大軍?”

    高順自信一笑,對呂布說道:“進攻乏力,自保無虞。但等到你們反擊之時,我們出不上力。”

    呂布進谷之時暗中查看過谷中防務。田齊此處山谷封地三面環山,僅有數處谷口可以進出,還算險要,若高順兵力充足,抵擋十數日應該不成問題。

    哈邪看了田齊書信,對呂布說道:“阿濟格單于回來之后,呼征等人擔心單于報復,不敢撤軍,南北兩部依然于王庭對峙。阿濟格約談呼征數次,雙方談判激烈,彼此互不信任,尚無結果。不過鮮卑大軍北懸于外,雙方都不愿意于此時開啟內戰。我若下書相約,他們應該會來谷中密談。但如何說服兩人放棄對立,重歸于好,我無把握。”

    呂布將田齊寫給阿濟格和呼征的信件取出,對哈邪說道:“阿齊另有謀劃,對兩人各有承諾,應該可以助兩人重建互信,與我合作。”

    哈邪看了信件,心中一定,對呂布說道:“阿虎(哈邪兒子小名)的滿月酒可提前數日。我這就致信阿濟格、呼征等人,下發喜帖,約他們親自前來赴宴。”

    高順提醒道:“田安被巴圖拐走,主公認為谷中有鮮卑暗間。阿濟格和呼征最好化裝前來,以免引起鮮卑人警覺。”

    呂布心中一驚,皺眉說道:“事關戰事成敗,不可不慎。不如約其于谷外相見。”

    高順搖頭說道:“阿濟格與呼征彼此互相提防,不敢于沒有安全保障的野外孤身相見的。”

    哈邪建議道:“我可讓信使暗中傳信給兩人,讓他們藏于侍從之中入谷,以避間諜耳目。谷中可有安全之地,讓我們暗中相會?”

    高順想了想說道:“阿濟格和呼征非谷中之人,來回于谷中奔走,惹人關注,不妥。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如就在呂繡房中相會。”

    呂布點頭同意,令哈邪妥善安排此事。哈邪應諾,立刻依計行事,派了信使,四出發放喜貼,一天后為兒子辦滿月酒,邀請匈奴各部頭人、貴族來田齊山谷封地赴宴。

    高順送走呂布和哈邪,叫來魏風,叮囑他道:“呂布來了谷中,約阿濟格和呼征于呂繡房中會面,你帶長林衛暗中守護哈邪府中,千萬不可讓鮮卑密探得知此事。

    魏風點頭應諾,向高順保證道:“只怕那密探不行動,只要他敢去哈邪府中打探消息,我定將他當場拿下。”

    高順問道:“你暗查兩日,可有眉目?”

    魏風搖頭說道:“需要排查的人太多,暫無可疑發現。”

    高順建議道:“田安居于帥府,平時除了去學校進學,很少出門。巴圖通過誰與田安見的面,應該不難查吧。”

    魏風搖頭說道:“主公不許蓄養奴仆,田安身邊無人跟隨,他的行蹤不好調查。”

    高順皺眉想了想,向魏風建議道:“田安平時多與田冀、田豫在一起,你可以多問問他們兩人。”

    魏風早就問過兩人,但依然接受了高順的建議,打算回頭再與兩人詳細了解一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三國良家子347》,方便以后閱讀三國良家子第347章 致信呂布(二)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三國良家子347并對三國良家子第347章 致信呂布(二)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三國良家子347。
19060135期北京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