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三、神皇虛名

    仙界圣殿之上,一個沈千機未下界前金仙模樣的人站立在大殿中央,似乎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總是不自覺的動動手腳,搖晃下身子。

    和他對立而站的是一個英俊的男子,男子開口對他說道:“沈千機扔下的金身法體,本就不能完全契合你。更何況你還需要下界的身軀,三魂不能同時奪舍過來,所以只是用移魂之法暫時讓你命魂在這具即將消散的法體里。

    本來就是權益一時的身軀,有些不適應很正常,你就忍耐下好了,反正你只是來見我一面,跟我商量事的,總動那本就不屬于你的身軀干嗎?”

    現在占據沈千機這具軀體的正是方正,而開口對他講話的就是天尊,方正聽到天尊這樣說,無奈的搖搖頭說道:“不是我亂動,是這具軀體老不自覺的自己動,就像排斥我,要把我趕出去似的。”

    天尊微微一笑,說道:“很正常,這是不滅金身的法體,你的命魂太弱了,匹配不了這么大神力的軀體,它當然會排斥你了,你有什么需要單獨當面跟我說的話,趕緊說吧,說完就離開這,省的在這法體里受罪了。

    還有,你命魂若離開你現在凡間的軀體太久,也會有損傷的,那更得不償失了,所以還是長話短說吧。”

    方正聽了天尊的話,放棄了徹底掌控眼前這軀體的念頭,沖天尊問道:“三個問題!

    第一,你為何要幻化出地球上曉明哥的樣子來跟我說話,我跟你講,喜歡他的人是不少,但是不喜歡他的人也不少,我恰恰就是不喜歡他的人,所以如果你必須用張地球上的臉的話,麻煩你換張臉跟我說話。

    第二,我到底是不是天選之子,我就要句實話!我出生在產房,當時天上沒彩云朵朵,地下沒百花齊放,所以我肯定不是天賦異稟,這我明白的。所以麻煩你跟我解釋下天選之子的事。

    第三,神界是我的想法,你既然支持我的想法了,我會幫你對抗冥皇,然后建立神界的,但是神界建立成功后,誰做神王?如果你選擇是我的話,我現在就明確告訴你——我不干!

    我就想老老實實的在你們這界天地里長生不滅,這么重的擔子我不挑。”

    天尊看著方正,贊許的點點頭,說道:“你看到我變成你們那地球上的明星臉,就能想到我知道你的過去,說明你很機靈。

    而且你說出你不當神王,說明你想到了我可能會過河拆橋。

    你給自己找了退路,還找了個責任太大的理由給我用,說明你對整件事都猜測的差不多了。

    這份心智再加上你現在走出的這個局面,我猜你應該是天命所在的天選之子,哪怕以前不是,現在和將來也必定是了。”

    方正聽完詫異的說道:“你不是天尊嗎?我是不是天選之子你怎么還猜那?你不知道嗎?”

    天尊哈哈大笑道:“你們那里的神話傳說,把神仙弄得無所不能了,其實通曉過去的神仙存在,但是預測未來的神仙放到哪里都沒有。

    天道無常,萬千變化,誰都掌控不了這一切!

    不過百因必有果,我能通曉過去,所以將來發生的事,大部分我都能由因推果的推證出來,但是若說分毫不差,那是不可能。”

    說到這,天尊看向方正,說道:“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你聽完后,大部分事情你自己就能想通了。

    你有沒有覺得有些奇怪,掌控冥界,被稱為冥皇,而掌控仙界的卻被稱為天尊,難道不該是仙尊嗎?”

    天尊的話音落下,方正猛地醒悟過來了,大叫道:“仙冥大戰其實是冥皇勝利了!仙尊已經被消滅了!你其實是掌控天地的天尊,是你創立了新仙界,給了眾多金仙一個安身之所,等冥皇再把你也消滅了,他就統一三界了!”

    天尊聽完這話,曬然一笑,說道:“地球人的思維果然活躍,竟然能讓你想通這個故事!

    不過事情沒那么簡單的,但是整個事件其實跟你想的也出入不大。

    你猜對了一點,就是以前掌控仙界的并不是我,是一個叫仙帝的存在,他是第一個渡過天地大劫的不滅金仙。

    當年挑起仙冥大戰的始作俑者不是冥皇,是仙帝!仙帝本來的作用就是管理凡間開始修道問長生的所有修士。

    仙帝得道后在仙界創造出來了新的手下,是凡間的沒得長生但是修成金丹的眾多修士靈魂,他們跳出了輪回,所以他們沒有真身來仙界,但是他們的靈魂被引來了仙界。

    仙帝把他們變成純粹靈體的一種人,被仙帝當時稱為靈仙。

    靈仙有個特點,就是通過吞噬融合變得強大,仙帝可以把萬千生靈的靈體融合在一起,進而創造出一個強大的靈仙來,這些靈仙就是他的最忠實手下。

    隨后他帶領著這些靈仙去進攻冥界了,因為他認為,萬物輪回該有他掌控,一個天地中只需要一個仙帝就好了,沒必要還留個掌握不修真的普通生靈輪回的冥皇存在。

    本來靈仙和冥皇交鋒,我不需要出手,仙帝創造了大量靈仙,但是他只是把萬千該死去的生靈靈魂聚到仙界,然后凝結成一個靈仙,這對凡間萬物其實沒影響。

    凡間生靈死后,上天歸仙帝管還是下地歸冥皇管,對我來說都一樣。

    但是仙帝太想贏了,他為了創造出更多的靈仙,開始直接煉化凡間生靈了!我不能允許這種破壞天地平衡的事情發生,所以我把仙帝抓回了仙界。

    我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了,仙帝來到了圣殿,向我懺悔,我也留了他一條生路。”

    看到聽到這一臉困惑的方正,天尊苦笑一聲,說道:“我知道,我說的故事你聽后覺得有很多地方你想不通,沒關系,你接著聽就明白了。”

    天尊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仙帝是敗了,但是靈仙給了冥皇啟迪,冥皇開始用靈魂創造了大量的鬼仙,修成金丹的靈魂不多,但是不得道的靈魂太多了。

    冥皇改變了輪回方式,他用神力制造新靈魂維持基本輪回,卻把死去的靈魂全部整合起來制造鬼仙。

    而他的目的卻不是消滅仙帝了,他的目的是消滅我!”

    這次方正明白了,苦笑道:“后面的事就是魔界的由來了,你出手毀掉大部分仙界,造出了魔界,也重創了冥皇。”

    天尊再次搖搖頭,說道:“我把金仙聚集起來建立了新仙界不假,但是重創冥皇的不是我。

    我當時帶著金仙占領了一小塊仙界地方茍延殘喘,那些金仙們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麻木不仁,不幫我對抗冥皇,但是冥皇太強大了!

    你想想大道渺渺,修士才有多少,整個凡間的靈魂又有多少?

    而這時候,本來我抓回仙界的仙帝也跑了,他再次創造出了靈仙,于是局勢變成了三方混戰,這時候,混戰的戰場靈力肆虐,終于毀掉了天地根基,一場大爆炸讓三方都蒙受了巨大損失,也誕生了魔界。

    魔族的祖先并不單純是殘存的鬼仙,其實是靈仙和鬼仙的結合體,甚至還有一些隕落的得道金仙殘魂。”

    方正聽到這里,深吸了口氣,說道:“你們三方都修為大減了,但是魔族成了你們恢復法力的香餑餑,想吞噬魔族的不光是冥皇!”

    天尊答道:“你又錯了!只有冥皇想吞掉魔族,因為我不需要也不會吞噬魔族靈魂,我的法力沒法恢復了,雖然我現在的法力在這三人里最強,但也是唯一一個沒法再恢復法力的。

    現在的情況是冥皇吞噬魔族來恢復修為,甚至他還把魔族養到凡間界,把他們養成鬼王乃至鬼圣再吞噬掉來助長修為。

    而仙帝也在現在呆的位置你還沒想到嗎?”

    方正這時恍然大悟,說道:“你乾坤地理圖里沒地圖的大凡間界是仙帝的地盤!他在那里慢慢積蓄力量,他不再制造靈仙了,你們都明白,再大批量的創造出鬼仙和靈仙,一旦開戰又會因為瞬間調集大量靈力而爆炸。

    所以這次是你們三個的戰斗了,而你們也不需要恢復到以前的水平了,你們只要變得比對方強大就夠了。

    那要這么看,你現在恐怕是最難受的了,因為首先你沒法增長法力了,冥皇和仙帝都有未來,唯獨你只有現在了。

    其次金仙們這次不會幫你了,因為你們三人的爭斗,勝負對現在不滅金仙來說無關緊要,他們被天尊還是仙帝,甚至冥皇領導都沒所謂,他們這回是要隔岸觀火了。

    所以你才想到了我,我幫你建立神界最大的好處是斷送了冥皇恢復法力的機會,但是仙帝那邊怎么辦?”

    天尊微微一笑,說道:“當然還是你啊!你只要把神界建立起來,我就幫你打通去大凡間界的路,你去那里接著建立神界。”

    方正歪著頭想了想,說道:“我迷糊了,我去那里有什么意義?仙帝拿到的是修士們死后的靈魂啊?我能搶過來嗎?”

    天尊說道:“你還不明白嗎?你斷了冥皇恢復法力的路,冥皇和我就該都怕仙帝了,所以冥皇就會跟你我合作去大凡間界,我們去了那里滅掉仙帝,把世間所有的輪回秩序全給冥皇,這事不就解決了嗎?”

    方正瞪大眼睛說道:“那冥皇強大了你還活不?這回還得搭上我是吧?”

    天尊無奈的搖搖頭,說道:“一個強大的冥皇我當然害怕,但是一堆強大的神仙就不可怕了,這不就是你打動我,讓我給你大衍之陣的那個制度嗎?

    這是你提出的制度,讓神仙也有階層!不管是誰都不可能自己掌控全局。

    我們只要把你的制度在仙界、冥界、凡間、神界中全面建立起來,這事不就解決了嗎?

    冥皇會跟我們合作的,因為他不能讓仙帝強大起來。

    而且你不是說你怕過河拆橋,你不想當神界之主嗎?巧了,我也不想再做天尊了,我們讓現在的冥皇做神界之主,讓他做神皇,冥皇跟我斗不就為了這個位置嗎?

    神皇不過就是一個虛名而已,當這個位置只是一種榮譽,并不能左右所有人生死輪回的時候,這位置誰坐還重要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 錯誤報告

如果您喜歡,請把《萬物向長生263》,方便以后閱讀萬物向長生二百六十三、神皇虛名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萬物向長生263并對萬物向長生二百六十三、神皇虛名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萬物向長生263。
19060135期北京11选5开奖